欧宝直播体育

欧宝直播体育官网


新闻中心

欧宝直播在线观看: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40期:从美国”军工复合体“说起

  “美国几十年来在世界上制造了大量的战争和动荡,背后都有美国军队和军工集团的巨大影响。”

  “美国军工深深地嵌入美国制度的方方面面,非常难改革;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年主席说,要等到美国人民觉悟。

  在东方卫视4月11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教授是,深度剖析美国军工复合体。

  当今世界有很多危机和冲突,其中很多背后都有美国军队和军工集团的巨大影响。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61年的一次演讲中,将这个集团称为“军工复合体”。在这个利益集团的驱动下,几十年来美国在世界上制造了大量的战争和动荡,威胁着各地区的稳定。

  第一,我先讲讲军工复合体是从哪来的,是怎样的历史演变过程?美国军工复合体产生于美国政军关系的演变过程中。

  美国确实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它跟历史上大多数国家不一样,比如美国独立建国主要靠的是民兵,所以没有形成一套很成熟的军事制度。建国之后,美国的安全环境也比较好,所以不需要强大的国防,当时美国人就对常备军抱有非常高的警惕。最后作为一个折衷方案,美国在制定《宪法》的时候,建立了一套非常复杂的军事制度。简单讲,就是国会有权募集军队,拨款、宣战,每次拨款不能超过两年,就是为了防止出现强大的常备军;由总统负责指挥。这是其一。

  其二,除了常备军,美国国会还有权召集民兵,这些民兵平时由各州召集、训练,战时归总统指挥。

  这套制度的基本原则就是制衡。首先是国会和总统之间,在军权上实现分割,相互制衡。其次是常备军和民兵共存,在联邦和州之间也形成制衡。

  实际上稍微读读历史我们就知道,美国宪法建立的这套军事制度,肯定是不灵的,真打起仗来,肯定是不行。从19世纪中叶开始,美国打仗越来越多,军制也在相应改变,宪法规定的那套制度早就过时了。到二战期间,这个问题空前突出,一个是军权的分立制衡,导致军队效率低下,再一个就是军种之间的协调问题也很突出。

  到了1947年,国会通过《国家安全法》,形成了今天我们熟悉的二战后的美国新制度。这个制度里边,总统通过国防部来统领全军,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实施作战指挥,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战略决策。通过这套制度,军权得到了集中,几大军种得以整合,但同时带来了一个负面效果,就是军队变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有了干政的意志和力量。

  在此过程中,虽然美国政治原则还是标榜政军分开,要由民选政府控制军事力量,要由民选总统担任军队总指挥,但实际上军队和军工集团自然不甘心久居人下,他们逐渐开始控制国家。而美国采取的政治制度,就是我们熟悉的“自由民主”,恰恰是为特殊利益集团干政留下了非常充分的通道,军事力量就借着这种制度成功俘获了政权和社会,与美国的政客、各种资本集团结成紧密联盟,操纵国家机器来服务于他们的集团利益。

  第二个我要跟大家讲的是这样一个军工复合体,是怎样来操纵美国的?在二战期间,美国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战争国家,整个国家就是一架战争机器。

  最早对军工复合体提出批评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其本人恰恰是始作俑者。1946年4月27日,艾森豪威尔签署了一份文件,强调军事与民用科学家、工程师、行业、大学等等相关领域之间,要建立紧密的合约关系。这就需要极大地扩张国家的安全系统,让科学和工业部门都团结在军队周围。

  接着二战结束了,停战肯定不利于军事集团利益,所以这个集团就驱使美国发起冷战。通过冷战,军工复合体可以利用军备竞赛、军火贸易来不断获利,政府又可以通过刺激军工需求,来避免二战结束之后因需求不足而带来马克思曾讲过的周期性萧条和危机。所以,当时就有一位学者看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对抗有助于利润,寻找利润又有利于对抗,这是多么和谐的利益关系”。

  到1958年,艾森豪威尔又成立了一个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这个局今天依然很重要,它主导了美国很多重要的科学研究,今天的航天技术、计算机技术、互联网前身都是当时美国为了军事目的而发展起来的。

  在艾森豪威尔的领导之下,军工力量对政府、科学和商业的控制已经到了牢不可破的程度。后来他本人也意识到这种体制的巨大危险,所以才会在1961年发表那个演讲。但是一切为时已晚。艾森豪威尔本人在军队拥有威信,所以还敢批评两句,之后的总统连公开批评的胆量都没有。

  即便是特朗普,看起来很反传统,谁都敢骂,骂建制派、骂华尔街、骂克林顿家族、骂媒体,甚至直接骂美国的体制,但是大家什么时候听到他批评过军队?他绝对不敢的。实际上特朗普的核心团队里边,高级军官的比例比之前所有总统都多,目的就是为了赢得军方的拥护,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还有麦克马斯特、国土安全部长凯利、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司法部长塞申斯等等,这些人都是有军方背景的。

  这个军工复合体对美国社会各个方面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美国过去有个说法,叫“五大支柱”,一个是美军,一个是大的军工企业——主要包括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诺斯罗普·格鲁曼、雷神、通用动力这五家军火巨头以及遍布美国各州的大批军工企业,第三个是强大的军事院外游说集团影响下的政府和国会,第四就是智库,第五是鼓吹战争的媒体。这些势力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推动着美国不断去追求战争利益。

  美国军工复合体的维系离不开这几大势力之间的利益输送和人员流动。很多国会议员在军工企业中直接持有巨额资产,同时军工集团也关系到他们的政治生命,因为军工企业在美国各个州广泛分布, 这些国会议员为了自己的选区利益,也要维护军工复合体的利益。另外,军工企业、军事部门以及政府、国会、智库之间的任职流动也非常普遍。军工企业在选举的时候提供资金,选举之后,总统为了报答,就任命他们来担任高官。政府官员在位时又掌握着联邦项目审批的权力,军工企业就会在他们卸任之后提供高薪职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一层层掀开美国面具!海外生物实验室是美“军事帝国”伸向世界的黑手 下一篇:全世界都知乌克兰打不赢为何美国要硬撑?纯粹为军工复合体利益
南昌地址:
江西省南昌国家高新开发区高新大道590号泰豪信息大厦
总机:0791-88105588
传真:0791-88106688
邮箱:manager@www.huidahs.com
上海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张东路1387号科技领袖之都19栋01座
总机:021-68790275
传真:021-68790300